“监守自盗”现象多 乌克兰反腐顾虑重重

时间:2018-01-11 08:19   
【字体: 】      打印

受多重因素影响,乌克兰的反腐行动长期以来难获突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警告,腐败猖獗影响了这一东欧国家的经济发展。

  近期,乌克兰国家反腐败局多次亮剑,调查两名市长以及内政部长之子,并将另一官方反腐机构、乌克兰国家预防腐败局列入调查对象。

  “害群马”频出 “荒唐事”不少

  2017年11月10日,乌克兰国家反腐败局证实,已经对国家预防腐败局展开刑事调查,原因是后一机构从上到下涉嫌敲诈勒索。

  按法律要求,从2016年开始,乌克兰政府官员和议员网上申报个人财产,而相关内容须接受国家预防腐败局审核。这一机构一个下属分支的前任主管索罗玛蒂娜先前向国家反腐败局举报,称国家预防腐败局内部有人收受他人好处、甚至实施索贿,利用电子财产申报系统帮助个别政府官员掩盖非法收入。

  “这一系统充当了国家预防腐败局负责人及其下属的敛财工具。”索罗玛蒂娜指认。

  2017年11月14日,一家知名国际腐败监督机构建议乌克兰政府暂停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娜塔莉亚·诺查克的职务。

  作为反腐败的重要一环,国家预防腐败局反倒成为调查对象不禁令人联想到近两年被曝光的乌克兰“名表法官”和“钻石检察官”。

  2017年上半年,乌克兰当局对腐败法官群体展开专项打击行动。调查结果显示,法官阿图尔·叶梅利亚诺夫年薪大约1万美元,却佩戴一块3000多美元的瑞士名表,家中仅现金就多达近40万美元。面对外界质疑,叶梅利亚诺夫的回答竟然是这些都是“前妻赠予”。

  2015年7月,乌克兰总检察长办公室下属调查部门负责人弗拉基米尔·沙帕金和基辅地区前副检察官亚历山大·科尼茨因涉嫌受贿、包庇罪犯、敲诈勒索等罪名被捕,被查获40万美元现金、65颗钻石。这两名涉腐官员被乌克兰媒体调侃为“钻石检察官”。

  乌克兰反腐败行动不仅曝光了“名表法官”“钻石检察官”等司法界害群之马,还披露了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 “荒唐事”。

  2017年10月,身为乌克兰反对党激进党的领导人,议员奥列格·利亚什科在申报财产时称,他过去一年间三次抽中彩票,这方面的收益总计2.14万美元。

  2016年在申报财产期间,这名曾以“普通人”自居的政治人士公开自己有数十万美元现金、多块土地和数辆豪车,引发众人质疑其财产来源是否合法。

  乌克兰前议员叶夫根·左夫雅克对此不无讽刺地说:“连续三次中彩票,简直是天方夜谭。”

  2016年7月1日,正当乌克兰议会紧张审议反腐法案、以尽快满足西方盟友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乌发放资金援助的要求时,一架小型无人机突然在议会大厅内飞起并在空中盘旋,引发议员们一片躁动。议长大为光火并叫停了审议进程。

  上述“荒唐事”从侧面反映出乌克兰推进反腐过程中所遭遇的重重阻力,正如乌克兰反腐部门官员先前坦言,这些阻力有一部分来自议会。

  民众不满 外部担忧

  如今,乌克兰反腐败持续遭遇类似阻力。就在不久前,有乌克兰议员提交议案,寻求简化将国家反腐败局局长革职的相关程序,即议会有权决定该机构负责人的去留。这份议案建议,在议会表决过程中,一旦反对这名负责人留任的票数占简单多数,此人将被免职。而按现有规定,该机构负责人必须遭刑事指控才会被革职。

  这项议案本月初未获议会批准,但足以引发外界担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克里斯蒂娜·拉加德随后在一份声明中敦促乌克兰当局和议会保障乌克兰国家反腐败局的独立性。

  2015年3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批准向乌克兰政府提供为期4年、总额约175亿美元的援助贷款计划,从而帮助该国稳定经济、推动改革。为了获得贷款,乌克兰政府承诺进行多项改革并加强反腐败力度。

  只不过,国际腐败监督机构2016年公布的全球腐败指数显示,乌克兰的排名靠后,在176个国家和地区中位于第131位。

  2017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乌克兰的反腐败事业“没有取得实际成效”。11月,该机构驻乌克兰代表格斯塔·永曼指出,乌克兰当局反腐乏力,拖累了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速。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10月一份报告中敦促乌克兰采取措施,从而让其反腐法案、财产申报系统以及政府采购系统尽快向欧盟标准靠拢。

  乌克兰与欧盟经过多年谈判,于2014年3月和6月分别签署联系国协定的政治部分和经济部分。欧洲议会和乌克兰议会于同年9月同步批准协定,从而为乌克兰加入欧盟打开通道。同年,应欧盟方面要求,乌克兰政府开始进行包括强化反腐败力度在内的大规模改革。但今年7月,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指出,乌方反腐力度不够、效果欠佳,会对乌欧一体化进程造成不利影响。

  长期以来,乌克兰民众希望政府解决腐败问题,推动乌克兰经济发展并使其能够很快融入欧洲。但分析人士指出,自2014年乌克兰议会解除亚努科维奇的总统职务以来,乌克兰反腐进程并无太大起色,腐败猖獗仍是令民众灰心的一大因素。

  乌克兰伊尔科·库里切夫民主倡议基金会本月初发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44%的乌克兰公民认为,政府针对反腐败体制机制的改革并不成功。

  2017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敦促乌克兰在6月底前设立一家专门的反腐败法庭。但时至年底,设置这一司法机构的相关法案依然没有成形。

  10月下旬,数千民众在首都基辅街头示威,抗议政府反腐不力。为顺应民意,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当时宣布,议员“应该立即行动起来”,完善创建反腐法庭的立法工作。本月中旬,乌克兰司法部长帕夫洛·彼得连科说,相关法案有望在明年2月经议会表决通过。

  想要有所作为 无奈腐败迭出

  其实,波罗申科政府多年来在反腐败领域也取得一些成绩,包括借助2015年3月一场经电视直播的内阁会议彰显反腐决心,允许执法人员当场抓捕涉腐的紧急情况部部长谢尔吉·博奇科夫斯基和一名副部长。这两人涉嫌在政府采购时在价格上动手脚,私吞公款并转入海外账户。

  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方面的要求,乌克兰国家反腐败局成立于2015年,被不少人视为与政坛腐败作斗争的“破冰船”。这一机构有权调查涉腐的政府官员、法官和企业高管等,并将相关调查结果递交至乌克兰总检察长,由后者对嫌疑人提起诉讼。

  2017年以来,国家反腐败局屡屡“亮剑”,调查位高权重者。

  3月,国家反腐败局指认乌克兰前税务主管罗曼·纳西罗夫挪用7400万美元公共资金、滥用职权。

  4月,国有企业乌克兰石油天然气公司第一副总裁谢尔吉·佩里洛马被拘押。国家反腐败局怀疑他2014年伙同时任议会能源委员会主席侵吞公款1730万美元,以虚高价格购买浓缩铀。

  6月底,国家反腐败局向乌克兰媒体证实,该机构正在调查至少37名政府官员和议员。

  10月上旬,国家反腐败局拘押一名国防部副部长和另一名国防部高官,指认他们2016年在采购石油时允许卖方抬高价格,并从中获利,导致国家损失560万美元。

  当月下旬,国家反腐败局调查员搜查了南部港口城市敖德萨市长根纳季·特鲁哈诺夫的办公室和住处,怀疑他侵吞本应用来修复高速公路和重新装修机场的公共资金。

  11月初,国家反腐败局工作人员逮捕了乌克兰内政部长奥尔森·阿瓦科夫的儿子亚历山大,并搜查了亚历山大位于基辅的住处,指控他和另外两名嫌疑人“侵吞公款、滥用职权获得非法收益”。这桩案件涉及2015年,乌克兰内政部向亚历山大密友弗拉基米尔·特利温的公司采购一批军用背包供警方使用。检方认为特利温故意抬高背包价格,而亚历山大则为内政部和朋友“牵线搭桥”并从中抽取好处。

  同在2017年11月初,国家反腐败局对基辅市长维塔利·克利奇科展开调查。2017年9月,有媒体披露克利奇科曾乘坐基辅地产商提供的私人飞机从意大利那不勒斯返回基辅,并怀疑他与这些商人“关系不一般”。(特约记者 杜鹃)

打印文章 | 加入收藏 | 分享到: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